郑  卒

郑 卒


亿天矿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总裁兼CEO

郑卒(Michael Zheng)先生拥有渥太华大学(University of Ottawa)MBA、复旦大学(Fudan University)经济学博士学位,现任加拿大亿天矿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Skyone Mining Investment Consulting)总裁兼CEO,加拿大上市公司董事。郑卒先生在国际产业分析和投融资领域拥有20年的工作经验,为中国企业北美上市和投资,以及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加拿大和南美矿企业务发展和融资提供专业服务。他拥有冶金工程师和证券分析师工作背景,曾任海通证券(Haitong Securities)研究所副所长和QFII研究主管。

 

 

中外稀土之争: 也看西方是如何出牌的

2014年04月07日         环球矿业网

中外稀土之争,既是资源产品之争,也是市场秩序与定价权之争。2010年稀土大国中国实行开采、冶炼和出口配额限制政策,随后国际稀土价格和股市动荡。稀土产品先爆涨后爆跌,氧化镝价格如今跌回到只有2011年最高价的八分之一,包钢稀土股价翻番后下跌,美国莫利公司(Molycorp,NYSE:MCP)上市第一年股价就涨了5倍,如今却跌回到地板。法国一位财经评论家说,这种境况不禁让人想起40年前石油危机时国际能源市场的乱象,舆论的矛头指向中国。

4年来,国际稀土大买家美日欧一直向中国讨说法,向WTO提出诉讼,于是才有了两个星期前WTO专家组初裁中方败诉的结果。

中国入世13年,经济规模先后超过德国和日本成为仅次美国的世界第二。这13年,也恰恰是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和能源价格涨得最快的时期,中国财富积累所背负的资源价格和环境成本之高、代价之大,世界仅有。在这种背景下,稀土是中国为数不多,在储量、品位和成本方面有绝对优势的战略性资源产品,当然要珍惜。2010年针对限制稀土出口政策出台之时,已是中国入世第9个年头。对于政策可能在国际上产生的政策和舆论风险,以及一系列连锁反应,中国行业主管部门和智囊机构不会不知,应该已对事件的发展做过反复推演,留足了后手。

美日欧为何对中国不依不饶,理由很简单。其一,美日欧是全球最大的稀土用户,它们掌握最先进的稀土产品加工技术,经过它们的手,稀土产品可以增值数十倍,因而需要市场的透明度和可预测性,未来最好可控、有定价权。其二,配额制大大强化了中国在稀土原材料领域的价格优势和供应优势,导致了昭和电工、日立金属以及一批相机镜头和触屏玻璃生产商等稀土下游企业落户中国,这事关重塑并主导世界稀土产业链的大局,是一招大棋妙棋,西方国家当然不能坐视。

配额制终有一天要取消,这是所有人的共识。跟其他大宗商品一样,未来国际稀土市场将更透明,玩法更精细更深奥,西方期冀它们所擅长的游戏规则也适用于稀土行业。因此,大家都在跟时间赛跑。

这4年间,中国利用宝贵的时间窗加快稀土产业重组,今年年初由工信部牵头,中国稀土大集团“1+5”格局浮出水面,稀土产品收储制逐渐落地实施。这4年间,西方稀土界也在和时间赛跑,积极进行勘探、开发、技术改造和重组联合,旨在增加资源储备,做大规模,试图在中国之外开辟“第二战场”。

在勘探开发方面,全球中国以外的稀土勘探项目已经超过200个,在澳大利亚、美国、英国和加拿大上市的稀土勘探公司从2010年的12家猛增到2014年的36家,市值均在1000万美元以上。在全球矿业低迷的情况下,稀土初级勘探公司如此强的融资能力和市场号召力,十分引人注目。2013年,在多交所主板上市的阿瓦伦稀有金属有限公司(Avalon Rare Metals Inc.,TSX:AVL)完成了位于加拿大西北领地的纳查拉措(Nechalacho)矿区的稀土矿资源勘探和确认,NI43-101报告显示该矿区拥有铕、铽、镝和钕等重稀土元素,重稀土氧化物比例超过21%,探明和指示资源量6190万吨,是美国莫利公司的两倍,数倍于A股上市公司包钢股份。2014年,正式动工所需的原著居民协议、冶金报告、可研报告优化、环评、生产许可和项目融资工作将逐一完成,预计2017年投产,年产稀土13万吨,相当于现今中国出口配额总量的4倍多。

在技术改造方面,美国莫利、澳大利亚利纳斯(Lynas)、南非大西集团(Great Western Group)和俄罗斯伊斯托尼亚(Estonia)利用国际稀土价格低迷的时机练内功。2011年,莫利公司启动“凤凰计划(Project Phoenix),在页岩气发电、化学试剂自给自足和自行研制废水处理设备方面下足功夫,把稀土生产成本降到每千克3美元,在国际上已经很有竞争力。

在重组联合方面,莫利公司和日本三菱商事、大同特殊钢株式会社、日立金属和三德商社等在供应链和研发领域紧密抱团。法国索尔维(Solvay)则在提高资源控制力、提高市场份额方面一路斩获。索尔维是一家拥有150年历史的老牌化工企业,市值130亿美元,在全球排名第22位,是欧洲稀土行业的老大。2011年,索尔维收购罗地亚(Rhodia Operations),控制马达加斯加坦塔罗斯(Tantalus)稀土矿,该矿区稀土资源量1.3亿吨,重稀土比重20%。就在上个月第82届加拿大勘探开发者协会年会(PDAC)期间,公司与加拿大阿瓦伦签署为期10年的合作协议,涉及加工技术支持和原矿购销等领域。不算索尔维原有的稀土矿源,单坦塔罗斯和纳查拉措两个矿区加起来,新增资源量就有2亿吨。

两年前,索尔维在公开披露的年报中就声称拥有全球稀土30%的市场份额,当时还没有和阿瓦伦联姻。如果索尔维的数据属实,那么目前业内一致引用的、中国占世界稀土市场份额90%以上的说法,就要重新考证了。

(作者:郑卒)

编辑:Ike Cheung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3-2018     www.theGlobalMin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环球矿业网所载文章、观点和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本网之法律声明,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