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产品价格反弹 面对复苏应谨慎乐观

2017年09月27日         财新网

2017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于9月25日落幕。在中国去产能政策实施后,新的供需关系再平衡,加之全球经济复苏的背景下,矿产品价格在2016年下半年大幅回升,矿业行业由此开始复苏,但多位与会人士认为,中国矿业企业依旧面临诸多挑战。

中铝矿产资源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东生指出,去年8、9月份以来,主要矿产品价格触底反弹进入涨价周期,电煤、铁矿石、铜等产品价格涨幅达到25%以上,电解铝涨幅在10%以上。

今年上半年,行业经济效益随之得到大幅改善。中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李彤介绍,2017年1-7月,采矿业PPI同比增长26.2%,采矿业利润同比增长789%,而2016年和2015年分别同比下降27.5%和58.2%。

具体来看,据王东生介绍,2017年1-5月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利润总额1234亿元,较2016年同期的34亿元暴涨36倍。有色金属工业行业2017年上半年实现利润1283亿元,较2016年同期增长50.8%。

尽管如此,王东生认为中国矿业依旧面临巨大挑战:包括发展空间压缩、投资不足、成本增加、供需矛盾加剧、部分企业退出以及行业企业发展能力不足等。他指出,2017年1-7月,中国采矿业固定资产投资较2016年同期下降6.1%,其中黑色金属采矿业同比下降20.5%,有色金属采矿业同比下降21%,民营企业投资采矿业同比下降13%。

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景河更是认为,上半年的回暖只是给矿业企业提供了“喘息机会”,问题本质尚未解决。

在他看来,供给侧改革具有政策特点:市场预期紧缺之后,价格开始暴涨。但实际上,产能并未减少,即使有所减少,也会很快被海外进口弥补。与此同时,中国矿产品消费量已占全球总消费量的32%至50%,基本已经见顶。“怎么再改?”

李彤还认为,资源能源环境保护政策加码,将推升矿业进入门槛与行业集中度。“十三五”时期将实行最严格的节能环保制度,一定程度上将强化优胜劣汰,加快低端产能退出,提升矿业行业进入门槛,促进矿业供求再平衡。“从实际情况来看,去年以来多轮环保督察已经对部分矿产品和化工产品的价格产生一定推升作用,A股市场上股价已对此做出反应。”他表示。

2016年表现最差

陈景河指出,比较2016年中国500强企业不同行业的盈利水平和资产情况,“矿业是所有行业中表现最差的行业”。

陈景河援引《2017中国500强企业发展报告》指出,在2016年中国500强企业中,共有43家企业亏损,其中30家为矿业企业,占比高达70%,包括12家煤炭企业、8家钢铁企业、10家有色企业。

他续指,在上述统计的行业里面,矿业企业平均净利润为-0.59%,平均净资产利润率为-4.96%,平均资产负债率高达89.88%,均为各行业最差。上榜的16家有色金属矿业企业中(包括黄金企业),2016年营收总额为2.1万亿元,资产总额为2.4万亿元,盈亏对抵后,亏损122亿元,亏损面达62.5%。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中国采矿业利润率从2014年的9.67%下降到2016年的3.68%,位居规模以上工业行业最后一名。陈景河解释,国家统计局与500强企业利润率不同的原因,在于中小矿业企业效益好于500强企业,中国矿业企业大而不强。

资金压力大

“矿业项目投资具有周期性强,不确定性因素大等特点,因此矿业成为风险大、艰苦又不赚钱的行业。”陈景河指出,这种特性决定矿业企业无法得到资金的持续关注,发展前景令人担忧。

更为严峻的是,中国矿业行业在融资投资上缺乏政策环境支持和市场平台。王东生介绍,一方面,政府投资不断减少,国家及中央政府已经完全退出商业勘察投资,中央和地方政府地勘基金投资后劲不足;另一方面,社会投资严重不足,风险投资资金远离矿产开发行业。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矿业项目融资投资及多元化发展,导致中国矿业企业在风险找矿领域无法与国际接轨,难以做大做强。

与此同时,矿产品成本却在增加。在环保政策趋严的背景下,未来的矿山开发将承担更高的生态环境成本;矿业税费改革及权益金征收也将增加企业成本。

针对此,王东生建议,要组建商业勘察投资企业,引导社会资金和技术力量进入矿产勘查,同时引导矿山企业引进多元化投资,加强现有矿山深部和周边探矿。

政策端乏力

矿业无法吸引市场主体的关注,与中国的矿业法律法规有很大关系。

陈景河指出,中国目前的矿业法律法规已不适应新的经济和市场环境,影响市场主体作用的发挥。当前的矿业法律法规缺少对地质勘探及开发投资者权益的保护条款。目前,地质勘查和矿业开发基本由企业出资,然而对勘查开发成果的财产权并无保护。陈景河建议重视对此项权益的保护,以增加市场认同和市场投资。

办证难、交易难、退出难也是国内矿业的普遍问题。陈景河指出,紫金矿业在国内22个省和海外9个国家均有项目。同海外资产较为简单的程序相比,中国国内办证“难到极点”:除矿业权证,还有土地、林地、环保、安全、水保等相关证件,都比较难办,转让也非常复杂。他建议适当修订矿业法律法规,简政放权,充分释放行业活力。

矿业政策端也少有支持。目前,矿业全面让位环境,矿业发展空间被压缩。王东生认为,在巨大的环保压力下,国内供需矛盾或将加剧。部分在产矿业项目面临关停,现有矿业产能被压缩。众多成矿潜力区被划入生态红线区,部分项目探转采困难,后备资源不足局面加剧,新兴产能较为乏力。

此外,王东生介绍,当下国企改革强调突出主业、剥离副业。企业监管和考核机制突出零风险、见效快,难以容忍矿业行业的高风险、长周期和大投资等特点。因此,部分矿业产业和项目被边缘化,部分企业甚至停止投资找矿勘察,退出了矿业行业。

国内缺乏支持,国外矿业项目也十分不顺。中国大宗矿产资源供给严重不足,严重依赖进口,“走出去”是中国企业的必然选择。2016年,中国铁矿石进口占比87%,铜矿进口占比70%,铝土矿进口占比38%。然而,据中矿联统计,中国海外矿业投资失败率高达80%。陈景河认为,海外投资失败的主要原因在于前两年收购价格偏高,且中国企业缺乏海外管理经验。

王东生建议,矿业企业要立足国内创新发展以求生存,同时坚持国际化和市场化发展,做大做强。具体而言,要暂缓投资找矿勘查项目,将工作重点转向矿山后续资源勘查开发。待生态环境政策明朗之后,再实施投资绿地、棕地商业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国际化方面要解决投资发展理念、经验、人才及管理等多重问题。

编辑:Ike Cheung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3-2018     www.theGlobalMin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环球矿业网所载文章、观点和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本网之法律声明,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