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企海外购矿冰与火 热情澎湃依旧

2015年12月02日         经济导报

虽然大宗商品跌跌不休的趋势仍未缓解,但上市公司海外购矿的热情却依旧澎湃。

2015年11月30日,恒顺众昇(300208)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与非洲煤业有限公司签订谅解备忘录,公司拟斥资1.14亿美元收购非洲煤业有限公司的下属子公司宝巴项目34%股份及相应的债权。

公告显示,宝巴拥有对Makhado煤炭项目的开发采矿权,该项目位于南非林波波省,产品主要为硬焦煤和动力煤并全部采用露天开采的形式,可开采的储量为3.4亿吨。公司称此次收购是承接宝巴拟在2016年启动的整体工程建设项目(EPC)的先决条件。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虽然铁、铜、煤炭等大宗商品价格近期频频创下新低,但类似恒顺众昇这样依然积极布局海外矿业的案例,在A股市场仍非常多见。如11月24日紫金矿业(601899)就发布公告称,关于收购加拿大艾芬豪矿业公司持有卡莫阿控股公司49.5%的股权及股东贷款的项目,已签署成交协议。

“大宗商品的持续低迷,使得海外矿产估值大幅下降,出现了一定的价值洼地。但大宗商品的这波下跌已经超出市场预期,很可能会在低位持续更长时间,其中风险仍不容小视。”中诚顾问有色行业分析师曾学兵表示,考虑到前期部分“抄底失败”的案例,相关公司在“走出去”时更应注意风险,防止经营受到影响。

带动产品输出

恒顺众昇公告显示,作为非洲煤业下属子公司,宝巴拥有对Makhado煤炭项目的开发采矿权,该项目位于南非林波波省,地理位置距离Makhado镇北35公里,原煤总储量约7.9亿吨,可开采的储量为3.4亿吨,采矿规模1260万吨原煤/年。

根据双方签订协议,该项目煤炭项目目前评估价值为46亿兰特(约3.3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1.43亿元。恒顺众昇在公告中透露,双方初步协商为,公司拟以约1.1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宝巴项目34%的股权及相应债权,但具体的收购价格将以交易双方协商签订最终的合同价格为准。收购完成后,宝巴的股权结构为非洲煤业持股40%;恒顺众昇持股34%;BEE股东持股26%。

“由于全球供需失衡,海外煤炭的价格和需求量今年出现了大幅下滑,仅从此次估值看,该价格对于后期煤炭继续走低的风险预估有所不足。”有相关分析人士对此表示。

实际上,类似通过海外项目投资带动公司产品输出的案例,在恒顺众昇近年来的发展中并不少见。如今年2月,公司就发布了定增预案,称拟募集资金不超过10亿元,用于投入印尼苏拉威西工业园项目自备电厂一期(2×65MW)工,该工程总投资约为15.44亿元。海通证券(600837,股吧)在研报中就对此指出,恒顺众昇借机中标印尼电厂项目,带动机械成套设备的出口,开拓电力设备海外市场。

导报记者注意到,或受益于此种方式,恒顺众昇今年业绩颇佳,其上半年就实现营业总收入近6.31亿元,相较于2014年同期不到2亿元,增幅高达215.47%,其中海外收入约为5.94亿元,占比高达94%;另外,公司预计今年全年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在3.1亿至3.3亿元之间,相较于2014年1.1亿元,增长183%-201%。

风险难掩

然而,与恒顺众昇通过海外投资带动产品策略相比,多数上市公司的海外购矿还是“实打实”的矿产布局。

如紫金矿业公告今年在海外资源并购上动作就异常频繁。其在5月26日就公告称,公司与艾芬豪和巴里克两大国际矿业巨头“握手”结成战略合作关系,联手开发世界级超大铜矿、金矿。据双方签订的协议约定,由紫金矿业分别以25.2亿元和18.2亿元的对价,取得艾芬豪旗下的世界级超大未开发铜矿刚果(金)卡莫阿铜矿的49.5%股权和巴里克旗下大型在产金矿巴新波格拉金矿50%的权益,两个矿山的铜资源和金资源储量分别为2416万吨、285吨。

而在8月7日,紫金矿业又公告称,全资子公司诺顿金田拟以约2亿元人民币的总价,全面要约收购澳大利亚交易所上市公司Phoenix GoldLimited(凤凰黄金)股份。

更有上市公司借助资本市场融资,拟大手笔进军海外矿业市场。如中润资源(000506,股吧)(000506)就曾于6月17日公布定向增发预案,公司拟募集资金不超过283.68亿元用于收购铁矿国际(蒙古)有限公司、明生有限公司、蒙古新拉勒高特铁矿有限公司各100%股权。

对此,中润资源公告称,公司房地产业务面临发展瓶颈,矿山业务逐渐成为公司未来业务发展的重点方向,为此,公司急需在现有矿业基础上寻求新的矿山资源。

“全球经济复苏一再遭遇波折,美联储加息压力又挥之不去,加上中国经济增速承压,矿产品等大宗商品价格今年陷入新一轮下挫行情。”曾学兵对导报记者表示,在行业低迷时,相关矿产公司市值也陷入低谷,此时确实是国内企业“走出去”的机会。

不过,分析人士也指出,由于此次大宗商品是在经历近10年的“牛市”后才转头向下,故各矿产价格是否能在低位企稳仍待观察。

值得关注的是,海外购矿除了价格波动风险外,还存在政治、安全等多项风险。“比如相关国家法律、制度与国内不同,都有可能增加企业海外购矿的成本,一旦准备不周,很可能会令公司深陷其中,进而拖累公司经营,在市场造成不利影响。所以无论是公司还是投资者,都不应盲目乐观,更需谨慎。”曾学兵说。
 

编辑:Ike Cheung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3-2018     www.theGlobalMin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环球矿业网所载文章、观点和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本网之法律声明,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