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里克创始人谢幕 带走了他的黄金时代(I)

2018年03月29日         金研院

一代矿业大亨,巴里克黄金公司创始人彼得·蒙克3月28日去世,享年90岁。

作为全球最大黄金公司创始人,彼得·蒙克一手创建了属于他的黄金帝国。当金价上涨时,他和巴里克站在世界之巅;当金价下跌时,也曝露出巴里克的财务危机。

当大亨离去,我们再回头看他3年前的一篇采访,字里行间都是他对行业的思考和担忧,是他对那个属于他的黄金年代的深情。

3月初的一个寒冷的夜晚,彼得·蒙克开着他的迷你菲亚特到酒店接我。他亲自开车,手动变速。他的妻子梅兰妮窝在后座。我们的目的地是当地的斯科尼兹餐厅,在那里,蒙克一家受到的款待跟克罗斯特村的其他人一样。克罗斯特村是瑞士达沃斯附近的一个滑雪村。

变化真快。上一次我和蒙克先生的几分钟会面是在2008年,在黑山壮丽的科托湾,那是地中海唯一的峡湾。我们乘坐着他包租的超级游艇,50米长的Te Manu游艇,艇上配有11名船员,这是一座任何大亨都会感到骄傲的海上游乐宫。

彼得·蒙克,巴里克黄金公司的创始人、联合董事长及前首席执行官,是否从那时起陷入了困境呢?是,也不是。

就在金价暴跌之前,巴里克市值270亿美元,其价值还不到2011年峰值的一半,该公司现已暂停位于安第斯山脉的帕斯夸·拉玛矿项目的开采,曝露出巴里克财务的恐慌。蒙克先生的财富随着巴里克的股价不断下跌(尽管他只拥有210万股普通股),但肯定还达不到乘坐经济舱以及放弃生蚝和香槟的地步。

相反,菲亚特代表了这位移民到加拿大的匈牙利人的新的更简单的生活。正是他,将形形色色的黄金资产整合,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黄金生产商。蒙克先生将于4月30日在多伦多举行的公司年度股东大会上宣布离开巴里克董事会,之后约翰·桑顿将从联席董事长转为董事长。巴里克董事会会议,无休止的与机构投资者会面及凌晨3点的电话会议都将消失,以及伴随他的作为世界上一位最有影响力的矿业巨头的许多特权。小小的菲亚特将成为更频繁的代步工具,在克罗斯特这个蒙克夫妇认为是家的地方,及在黑山的度假,都将会待得更长。

这种改变可以救他的命,亦或杀死他。蒙克先生今年87岁了,已经安装了心脏起博器超过10年。他那旺盛的精力正在衰竭,他知道再不能承担这项工作了。与此同时,这个花了半个多世纪在五大洲建立业务的人发现,退休让他变得僵硬,甚至更糟。他说:“离开巴里克就像一个中国餐馆,酸甜苦辣交织。有时候你感觉甜蜜,而有时又觉得酸楚。”

“我与巴里克同在,巴里克就是我。但我心脏不好,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旅行了。”

我问他是否担忧他的健康。“我不在乎死亡,”他说,“我只是不希望巴里克跨掉。”

的确,蒙克先生忧虑巴里克的未来。几年前,曾担任高盛总裁的桑顿加入了巴里克董事会,他和嘉能可国际(现在的嘉能可斯特拉塔)首席执行官伊凡·格拉森伯格谈到了两家公司合并的问题。蒙克的想法是创建一个完全多元化的跨国公司,以抵御大宗商品周期的波动。

如果并购发生,世界最大的黄金矿业公司和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交易商将组成一个与必和必拓和力拓竞争的全球资源巨头,市值约为67亿美元。“这将是一个完美的组合。”蒙克说。

在他克罗斯特木屋的客厅里,蒙克先生与我展开了交谈。这个木屋被他称为“维提岛”,以斐济的一个小岛命名,那里是他和合伙人大卫·吉尔莫在20世纪60年代创立南太平洋连锁酒店的地方。木质的屋子宽大又舒适,地下室有一个加热的游泳池,谈不上豪华。屋子的最佳特色是可以一览格特斯纳拉特山的壮丽景色,这里是蒙克一家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一直滑雪的地方。

蒙克先生两年前就不再滑雪了,因为他患上了心脏病,这对他的休闲生活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他每年都来此滑雪,已长达71年。梅兰妮,他的第二任妻子,还有五个孩子——两个和前妻琳达所生,两个和梅兰妮所生,一个领养——都保持着这一家庭传统。墙壁上装饰着放大的蒙克滑雪照,客厅摆放着一个巨大的家庭剪报簿,梅兰妮给我介绍了1988年3月滑雪事故的文章,格特斯纳拉特山的雪崩使她堂兄查尔斯·帕尔默·汤姆金森严重受伤,而他当时正在和查尔斯王子一起滑雪,查尔斯的一个最好的朋友休·林赛在雪崩中丧生。而在另一次事故中,蒙克先生和他的妻子在欧洲极具挑战性的一个项目中奔跑时摔断了骨头。

(翻译:张正虹;未完,待续)

 

编辑:Ike Cheung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3-2018     www.theGlobalMin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环球矿业网所载文章、观点和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本网之法律声明,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