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任性海外买买买 盘点这些年海外矿投掉的坑

2017年05月30日         矿业汇

5月23日下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五次会议在北京召开。

会议审议通过了《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7年修订)》、《关于规范企业海外经营行为的若干意见》。

会议强调,修订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是落实党中央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推进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的重要举措。要坚持对外开放,适应国际通行规则,按照负面清单模式,推进重点领域开放,放宽外资准入,提高服务业、制造业、采矿业等领域对外开放水平,取消内外资一致的限制性措施,保持鼓励类政策总体稳定。

会议指出,规范企业海外经营行为,要围绕体制机制建设,突出问题导向,落实企业责任,严格依法执纪,补足制度短板,加强企业海外经营行为合规制度建设,逐步形成权责明确、放管结合、规范有序、风险控制有力的监管体制机制,更好服务对外开放大局。

根据商务部数据,2016年中国对全球164个国家和地区的7961家境外企业累计投资11299亿元人民币,约合1701亿美元,比上一年增长44.1%,是2015年15%增长率的两倍多。

中国2016年对外直接投资规模及占全球对外直接投资比例增长超历史水平 

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规模及占全球比例

中国海外矿业投资也处于白热化状态,2016年中资宣布和完成103宗海外矿产能源投资,投资金额达394.93亿美元。其中2016年实际完成投资项目58宗,完成投资金额达158.96亿美元(固体矿产投资金额达89.32亿美元)。

但是并不是每次海外投资都是成功的,这些年中国企业在海外矿业投资屡遭坑:

1、中信泰富西澳投铁矿——项目延期4年,超支80亿美元

中信泰富西澳铁矿项目是中国企业迄今为止在海外矿产资源领域最大的投资项目之一,同时也是澳大利亚资源领域为数不多的中资100%控股项目,也是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最典型的失败案例。

中澳铁矿项目开工于2006年,原计划投资42亿美元,于2009年建成投产。但项目开工后,投资一路水涨船高,几度陷于停顿,直到2013年年底才首次将铁精矿粉装船出口,比原计划晚了4年,且超支了80亿美元。

2009年,作为此次项目负责人,67岁的荣智健因涉嫌利用铁矿项目炒外汇致企业巨额亏损,不得不从香港中信大厦黯然离去。

2、山钢非洲投铁矿——15亿美元打了水漂

2010年7月,山东钢铁集团和非洲矿业签署谅解备忘录,山钢投资15亿美元获得唐克里里铁矿项目25%的权益,2012年6月,17万吨权益矿从塞拉利昂运抵山钢,2014年铁矿石价格跌至70美元/吨,加上埃博拉疫情,非洲矿业宣布由于运营资本不足,关停塞拉利昂地区矿山,此时贷款银行要求破产清算退市,那么这就意味着山钢的15亿美元打了水漂。

3、西洋集团朝鲜投铁矿——矿山建成后被赶走

曾经的辽宁首富辽宁西洋集团董事长周福仁曾拿出2.4亿元投资朝鲜黄海南道瓮津铁矿,2011年4月开工,经过3个多月中方手把手的培训,朝鲜工人掌握了铁精粉生产技术,生产出3万多吨铁精粉。但是在2012年3月2日凌晨,西洋集团驻朝鲜员工被朝鲜警察和保安人员勒令离开朝鲜,双方的合同就此被朝鲜方宣布作废,矿山建成后被赶走,使周福仁的投资骤然变得血本无归。

4、重钢澳大利亚投铁矿——捡了便宜,变成烫手山芋

2009年重钢矿投和宬隆投资有限公司签署股权投资协议之后,重钢支付了2.8亿澳元,拿下了据称资源量17.8亿吨以上,可开采40年的高品位磁铁矿。

伊斯坦鑫山磁铁矿项目被国家发改委列为2015年要建的四个海外矿业项目,它同时是中国境外矿山评审资源条件和建设条件最好的项目。
 
没想到烫手的在后面。按照一期年产2000多万吨原矿、1000多万吨铁精矿,总投资至少30亿美元。更何况从2008年开始,重钢环保搬迁,加上钢铁行情节节走低已让重钢背上沉重的包袱——200亿元的债务,而重钢股份2013年亏损额也高达20多亿元。和金融危机后面临资金压力的宬隆投资一样,重钢集团同样啃不下大骨头。

5、中铝遭力拓戏耍——“分手费”只有投资额的1%!

2008年2月1日,中铝砸下了140.5亿美元收购力拓英国12%的股权,这相当于力拓集团全部股权的约9.3%。

2009年2月12日,中铝和力拓赶在力拓宣布2008年业绩之际,在英国伦敦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中铝将向力拓投资195亿美元,双方还将成立合资销售公司,就在中国境内共同勘探。

6月4日,矿业巨头力拓宣布,股票周五暂停交易。次日,力拓单方面宣布撤销中铝第二次注资的协议,这就宣告原本将成为迄今为止中国最大规模海外投资交易彻底失败。而按照双方签署的协议规定,力拓只需向中铝支付1.95亿美元的毁约费。

事件具体内容见矿业汇2016年9月11日文章:《海外投资:中铝惨遭力拓戏耍,“分手费”只有195亿美元投资的1%!》
 
除此之外,2006年万向集团获得朝鲜惠山青年铜矿51%的股权。万向先后投资7.1亿元用于矿山项目建设。2009年,朝方突然宣布,中方员工必须在规定时间,离开惠山,且不能携带任何已经进入矿山的机械设备。员工撤离四个月后,经两国政府协调,合资双方又走到一起,中方人员又返回朝鲜开工。
 ……

海外矿业投资正当热潮,但是中国企业需要擦亮眼睛,以免被坑,减少国有、个人资产损失!

编辑:Ike Cheung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3-2018     www.theGlobalMin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环球矿业网所载文章、观点和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本网之法律声明,风险自负。